此外,世界罕见的含有22多层旧石器文化层的连续黄土-古土壤剖面的发现将为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世界各国黄土研究拓展一个新研究方向,同时将对古人类生存环境及石器文化技术的演进给出年代标尺和环境标记。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drew P. Roberts教授评论认为,这项轰动性工作确立了非洲以外已知的最古老的与古人类相关的遗址的年龄及气候环境背景,对于别人理解人类进化有着巨大的影响,不仅是世界各国科学的重大成果,也是今年全球科学的一大亮点。